婺源段莘网 段莘人自己的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婺源人找工作就来婺源人才网婺源段莘旅游欢迎入住五龙山庄待到山花烂熳时五龙山欢迎您

一罐炒米

2012-5-10 21:4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21| 评论: 19|原作者: 詹集

摘要: 一罐炒米清明过后,母亲搭车来县城装牙齿,顺便给我带来一大罐头日炒好的炒米。这些年来在外乡奔走,已好些时日未吃家中的炒米了,当打开紧紧压着的铁罐盖子,掀开上边蒙着的黄表纸、塑料膜,浓香诱人的炒米味直入口 ...

一罐炒米

清明过后,母亲搭车来县城装牙齿,顺便给我带来一大罐头日炒好的炒米。

这些年来在外乡奔走,已好些时日未吃家中的炒米了,当打开紧紧压着的铁罐盖子,掀开上边蒙着的黄表纸、塑料膜,浓香诱人的炒米味直入口鼻,令我深深陶醉在这久违了的馨香里。

炒米,婺源乡间又唤“仓米”,用自种的糯米蒸成米饭,在干冽的冬阳里晒成“炒米铁”一粒粒米饭晒成干干硬硬的米干子,抄起一把抓在手里哗哗作响直如铁米状。每至冬闲岁末,乡村人家就会择个无事的闲日烧锅炒“仓米”炒粿子了,此俗例古已有之。记得儿时冬闲的巷头巷尾里,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香味,一个个手提布袋拎着“洋油箱”的大婶大娘来来往往,不时的被她们间的某一位叫住,硬往衣袋里塞上一大把炒米,花生、瓜子,常常是整日的肚子里都饱饱的吃不下饭呢。

做食“仓米”的习俗由来已久,与婺源山区农事的劳作和山高路陡,物质匮乏都有些许关联吧。旧时生活水平低下,乡人在外出或至远山野外劳作,带份“仓米”干粮点心是当时唯一的选择,劳累之后,歇憩之余,抽几口土烟,抹几把“仓米”进嘴,喝一气山泉水,肚子饱了,气力恢复了,精神亦回来了,过去漫长的岁月里,徽州无数的农人商旅正是倚着这平凡无奇的“仓米”在这尘世的征路上踩出了一番新天地,做出了一轮大事业来呢。

“仓米”虽是农家平常之物,可制作起来又是颇有讲究的,蒸制糯米饭时不能太软,亦不可太“健”,浸米时间以一夜为宜,饭蒸出来以后要散摊开来,在寒冷冬日里糯米饭一有水汽即结在一起,必须逐粒逐团摊晒开来,阳光下明晃晃的如一层霜雪白的可爱。“仓米铁”晒得差不多了,有经验的主妇从簟里摸上一小把,放在火桶或热锅里一试,硬硬的米粒一见火力便呼呼的膨大开来,主妇仔细一看花花圆圆的“仓米”笑着说:“有两发多了,再晒一日就可以啦!“长长圆实的炒米白里透着淡黄,香甜间溢着松脆,如春蚕般可爱,似珠玉样怡人。晒得最好的炒米是三发,即米粒膨大后米身上横向可见三条横纹,此时炒米是原糯米体积的三、四倍 。小学时有一邻村同学叫三发,同学们都称他“三发炒米”。

旧时乡村过年果子里“炒米片”“麻片”是不会少的,乡人用白糖加自取的蜂蜜在锅中熬制成粘性极好的糖稀,倒入炒米油麻搅拌匀称,趁热在合屉里挤压成长条形,快刀切就片片状就成“炒米片”了。放在炒米里藏着,一直吃到第二年的农忙季里,“炒米片”还是“嘣喳、嘣喳”香脆好吃的很。

炒米香脆好吃抵饥,又经久耐放,只要密封得法能放上很长的时间,这肯定也是乡下人家喜做炒米的原因之一吧。像以前裔村学诗家做的“桂花仓米糖”“油麻仓米糖”以新鲜炒米藏之,往往放上一年拿出来吃还是香脆筋道的很。可保存不好“走气”受潮了的炒米食之就没味了,香味全失,哑软的不成名堂,吃在嘴里如碎蜡,婺源人称木讷少言人为“哑仓米”,实在是形象而神似也。

在乡间有一说法,宿酒伤身,返呕作吐,可用炒米三把,加白糖开水冲之口服,有止呕、舒气、和胃的功效,不知实效何如,只是我不善饮酒,醉酒之事亦是难碰着的,不过糖水泡仓米吃上一碗,确实是暖胃舒适之极。

还有一则滋补的吃法,每日早间用土鸡蛋两枚,加葱花、猪肉和炒米冲泡,吃之补人。原来老家隔壁有一八十多岁的老汉曾向我说过,一年春秋季里早间多食“子花冲炒米”可健胃强身,说的可能亦有道理吧。

炒米的粘性极强,乡下女人裁样做鞋必用炒米泡做“炒米糊”,以其糊之鞋样鞋面,黏性特别好。而这罐香香脆脆的炒米却也粘着我的记忆,粘着那些飘飘忽忽的往事,在心里越扯越黏了。

本文内容由 1052208655 提供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admin 2012-4-26 20:58
比起段语莘莘的炒米那篇文章,楼主的这文章更段莘人有好多的同感,,,,想想那时,,到山上摘野茶,,,用山泉水泡的仓米,更叫一个香,,,
引用 admin 2012-4-26 20:58
强顶楼主这原滋源味原创的好文章
引用 1052208655 2012-4-26 21:26
仓米滋味是儿时的香味,一罐仓米一餐饭的记忆相信许多乡人都有吧。
引用 伍凌风 2012-4-26 22:04
     
      只是不知道现在吃洋垃圾长大的孩子,是否还能有福气吃到这样的东西了,或者是愿意吃这样的东西了。
引用 admin 2012-4-26 22:23
裔村学诗家,,、模糊的记忆中好像了吃过他家的糖,,,,,楼主的的记录只怕已成历史记录,,供我们这一辈聊以回忆了
引用 admin 2012-4-26 22:26
裔村有几个人物,,,学诗  赤膊几,永成,麻进,,大眼镜,,一知道记得他们的有多少
引用 他石展柜制作 2012-4-26 23:16
看看好久是没有吃这样的东西了。
引用 他石展柜制作 2012-4-26 23:18
今年叫老婆作点出来尝尝,仓米滋味。。
引用 1052208655 2012-4-27 06:24
回复 admin 的帖子

麻进我在《裔村滋味》里提到过,一个爱酒量浅爱说话的山村干部,很可爱,赤膊日是皮鞋接的儿子,多年前打过交道,记得小学隔壁之下松荣家屋背有一老者,一手颜体字写得行云流水的,可惜名字不记得了,…
引用 admin 2012-4-27 08:19
那个赤膊日是小一辈了,我说的是赤膊急是个年纪大的村干部,,,
引用 admin 2012-4-27 09:05
裔村滋味  这文章楼主没发上网吧
引用 jlzyh 2012-4-27 20:24
本帖最后由 jlzyh 于 2012-4-27 20:29 编辑

楼主的文章完全是段莘原滋原味的,得用段莘话来读才更有滋味。  “炒米铁”,“洋油箱”,太“健”,“三发炒米”,“走气”,“哑仓米”,“不成名堂”,“子花冲炒米”,这些可能都是段莘话,外乡人可能会不知所云吧?
引用 1052208655 2012-4-27 20:29
回复 admin 的帖子

没有,等适当的时候再放上来,请不客气的指出不足,谢。
引用 zhantian 2012-4-27 21:45
你把他爸都叫了起来了
引用 庆源樵夫 2012-4-29 23:34
本帖最后由 庆源樵夫 于 2012-4-29 23:40 编辑

小学时有一邻村同学叫三发,同学们都称他“三发炒米”。三发都发透了,在部队是营级以上的干部喽。
加葱花、猪肉和炒米冲泡,“子花冲炒米”。应该是  猪油(焯油)(荤油)吧?猪肉可泡不熟,吃了拉肚子。
引用 1052208655 2012-4-30 06:10
回复 庆源樵夫 的帖子

谢谢指出笔误,是猪油而非肉。
引用 晴天 2012-4-30 15:42
很久没吃“baobu”了
引用 1052208655 2012-4-30 19:44
回复 admin 的帖子

晓得了,这赤膊吉是兄弟俩,住中店大路边,祁门公家隔壁,一幢老屋三面水田回抱,青石板路门前经过,与新华书店老经理家宅院相望,每日黄昏之际。三三两两的归人走在宁静的小路上,极是令人回想!
引用 次子归宗 2012-4-30 22:56
庆源樵夫 发表于 2012-4-29 23:34
小学时有一邻村同学叫三发,同学们都称他“三发炒米”。三发都发透了,在部队是营级以上的干部喽。
加葱花 ...

原来三发还有这个外号,可惜很难见面,否则可以讥笑一番

查看全部评论(19)


手机版|小黑屋|婺源段莘网 ( 赣ICP备13008081号 春天:13870328087 何必:18657122118

GMT+8, 2020-3-29 22:1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