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段莘网 段莘人自己的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婺源人找工作就来婺源人才网婺源段莘旅游欢迎入住五龙山庄待到山花烂熳时五龙山欢迎您

乡间风物之扁担

2013-2-27 12: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89| 评论: 11|原作者: 1052208655

摘要: 乡间风物之扁担 扁担是农村人家最普通常见的用具,在江南乡下,乃至大江南北广袤无限的乡土间,扁担的身影几乎无处不在。从田地边的挑秧担谷,到碌碌红尘路人来人往肩挑提货,扁担从一代又一代人肩上传承而过,在 ...
乡间风物之扁担
     扁担是农村人家最普通常见的用具,在江南乡下,乃至大江南北广袤无限的乡土间,扁担的身影几乎无处不在。从田地边的挑秧担谷,到碌碌红尘路人来人往肩挑提货,扁担从一代又一代人肩上传承而过,在如今的乡下人家里,扁担依旧是件不可或缺的农具,在庸常平静的曰子里担负着岁月的凝重。
   小时候读过课文:朱德的扁担,此扁担意义重大深远,担载得过于沉重无比,一般人非仰视也不见得能知晓其扁担挑起的重量呢。而富贵之家的金扁担镶金嵌玉,藏之闺阁,珍贵稀奇,非平常人家可见之物也。世俗里的扁担却是平常用具,常和木棍谷箩置放一块,三天兩头的动用家伙,或大门背,或楼梯底,或墙角边,或猪栏板旁,扁担身影伴着阳光如影随行迈过了密密麻麻的曰子。
   扁担有木头做就,有苗竹削成,乡下实用多见的是苗竹扁担,有长有短,长者一米五六,宽疏的竹节,挺刮的身板如一纠纠武夫,简直能拔起千钧之物。短者盈盈一握,若一娇纤小女,仅可提三斤零碎数合脂粉。过去象种田广多劳作量大的人家,所用的扁担也是异样的,都是取用头年冬季里的竹子,厚实坚韧,扁担两头用一块竹子覆盖成扁圆状,并间错有距的钉入三枚竹钉子,还在扁担一端稍前的位置上也钉入一颗竹钉子,以用作担物歇气时拄棒停靠的支点。力气大的壮汉所用扁担呈弯形,两头稍稍翘起,而两三百斤东西往上一挂,这扁担在厚实的肩上又变得软绵绵的,随着担物人的行走步伐,一沉一浮的哨动起来,硬帮帮的扁担也变得象有生命似的灵动了。
   我见过一支好有年数的扁担,是西边西江永家的用物,扁担的躯体呈灰褐色,在竹节的空疏处写有瑞蔼堂,民国三十五年丙戌孟冬字样,当时他家还用来担尿桶下菜园,转眼十几年过去了,不知那古老的扁担是否还在尽着余力。我家原来有一支小巧耐用的小扁担,是用之年久的缘故,扁担皮面通体酱红色,如慢火煨熟的红烧猪肉皮,酱熟滑溜十分可爱。当年大伯父担行李带到上饶去了,舍不得放那边说家里用的时候多,还是带了回家来。我读中学时挑书带菜担被窝都用这支软熟的好扁担,后来在中村混生活搭车回家时,到苦株山岭脚底下车,匆忙之间把它留在客车座位上而一去无影了。
    旧时的婺源山区山道迢迢,路途崎岖,交通闭塞,物力维艰。象我们乡下人们生产生活物资都要靠人力运入。近的到江湾‘迟更口<秋口>挑米担盐,远的要去五城屯溪乐平等地运货,路途的遥远,担运的苦重,其辛酸血泪真是难以想象的。过去的徽州人硬是用自己的双肩担负起生活的重担,走村过镇,川乡进府越走越远,用扁担、双手、头脑走出了一条条宽敞的光明之路。
   过去依靠扁坦生活的人着实不少,解放初期的段莘区设有扁担队,其队长是中村汪家人,后来还任过段莘的副书记。扁担队一行几十人,主要担负段莘地区的物资运输,他们往往风里来雨里去,长年奔走在五龙山麓蜿蜒曲折的山道上。从五城担石灰,由屯溪挑百货,漫漫山路边洒遍了挑货人落下的汗水。挑担人一路行去,领头者一声落!各人拄棒一支,直起腰来歇气,呼呼山风吹去了满脸燥气一身疲倦,泠泠鸟语又送来轻松抚慰满谷幽歌。稍候片刻,领队人又是一声起呵!挑担人身子一墩一起,扁担上的货物随着人脚步又沙沙的在山弯之间流动了。
   乡间用扁担生活的人都吃得劳苦,他们是平凡而伟大的人,坦坦荡荡靠力气吃饭,一步一个脚印走路,没有虚伪狡诈,不会投机取巧,当年我在中村仓库做事期间,认识好几位山村挑货人。
    那些年段莘境内虽已通了公路,各村之间也有简易的泥土公路相通,而交通依然十分不便,其时车辆稀少,山村里的人们生活物资还是靠肩挑步行。水末的裕丰帮裔村店里运货已经好些年了,他当时五十多岁,体格精瘦,身体很好,年轻时当过***的士兵,在江西吉泰师管区服役,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跑回了家。说起陈年旧事裕丰很善谈,抽着香烟,细眯起双眼一付沉迷的样子,能说起大半天老话呢。还讲水末的国英还是黄埔毕业的,当过旅长和江湾联防队长,落难下来什么都不是了。看的透想的明,摆得正,是他当时的心态,苦难繁重的生活担子没有压弯脊梁,直到老年裕丰都是挺胸健步,手脚利索,笑脸哈哈的。
   裕丰担货每担总是一百二十斤左右,多一点都不要,他说,担货是一步不动,一步不前的,远路无轻担啊!饭曰日要吃,事也曰曰要做的!跟其挑担的青林是裔村下门的一个单身汉,老实木讷,见着人总是怯怯的,他担的货都要由裕丰一手帮着配放好,俩个人才一前一后的挑起上路。有一回我坐在车上,看见裕丰两人挑着担行走在江村水口的泥土路间,细雨霏霏里,兩人头戴黑色小斗笠,身披白色塑雨布,微风把雨布吹得一飘一荡的,望着雨雾里踽踽而去的身影,有一种感觉竞让我心里热热的。
   爱民是给阆山店担货的,从半山家里动身,坐船到江村水口,再走路到中村差不多是十点钟了,爱民几乎一月里到仓库拔两回货,每次拔的百货烟酒食品等货物计有头两千斤重。当时运到阆山的运费每百斤是两块捌角多钱。他把货搭班车拉到一级站寄放好后,再一担一担挑上阆山顶。我问过他一回挑上山多重,囗吃的汉子说;要…要…担一百八…八十斤!听之不由让人肃然起敬。陡峭的阆山岭岧嶢难行,一般人空手尚且怯于行走,何况还担着那么重的货物,爱民真奇人也!
   至于象大汜石鸡,晓庄阳九,汪槎朦玉等人都是一副扁担皮箩,常年担着货物往来于村间田畴的劳力人,生活的担子负在扁担上,人生的希望活跃在心胸里。双肩担曰月,两脚行千里,偌大的乡村田野里,无数的男人女人用扁担挑负起人生的担子,向着各人自己的目的地一程程行走,一步步迈近!
   如今的社会环境已今非昔比,人们生活条件都有很大的改善,大宗货物再也不用扁担肩头承运了,车辆可直接装运到家。可乡下人家曰常生活里还是不可一曰无此物,下菜园子,到晒谷坦上,稍重点的东西要拿动,还得借用扁担,古老而又可亲的扁担,真是平民百姓生生世世不离不弃的好伴侣呵。

本文内容由 1052208655 提供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zhantian 2013-2-27 12:48
我还是前年回家倒尿桶时用了一下。好久不用肩膀痛啊
引用 1052208655 2013-2-27 13:11
三日肩头而日脚板啰,人是要多锻炼的。
引用 1052208655 2013-2-27 13:13
三曰肩头两曰脚板,人是要多锻炼的。
引用 天马行空 2013-2-27 13:55
很佩服楼主了,你的文章勾起了我儿时的记忆. 你讲的挑夫里,我只看见过半山的爱民挑过担,现在想想咱们自己的日子.知足吧
引用 admin 2013-2-27 14:32
裔村的青林,也挑过担
引用 zhantian 2013-2-27 16:52
庆源的是关益,还有东瓜庆
引用 1052208655 2013-2-27 21:33
其实各处村间都有无数靠力气吃饭的人,这类人最可敬!
引用 admin 2013-2-27 23:04
1052208655 发表于 2013-2-27 21:33
其实各处村间都有无数靠力气吃饭的人,这类人最可敬!

段莘需要您这样的人来记录,描绘,,,段莘网会记住您,段莘网友会记住您,历史也会因为您很精彩
引用 北角星 2013-2-28 19:01
admin 发表于 2013-2-27 23:04
段莘需要您这样的人来记录,描绘,,,段莘网会记住您,段莘网友会记住您,历史也会因为您很精彩

何站说的对,我喜欢他的文章-----实在
引用 段语莘莘 2013-3-1 07:17
一支扁担的歌,一曲久远的调,一段难忘的情。
引用 1052208655 2013-3-1 18:31
回复 北角星 的帖子

文章只能写自己熟悉的事物,做隔山买牛的事可能会闹笑话的!

查看全部评论(11)


手机版|小黑屋|婺源段莘网 ( 赣ICP备13008081号 春天:13870328087 何必:18657122118

GMT+8, 2020-3-29 22:0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