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段莘网 段莘人自己的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婺源人找工作就来婺源人才网婺源段莘旅游欢迎入住五龙山庄待到山花烂熳时五龙山欢迎您

我的童年----------

2013-9-21 10:4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34| 评论: 22|原作者: 叶冬元

摘要: 童年在婺源的北部小村的乡下度过。生在那里,却心仪南国,小时候一直抱怨,那些文人墨客干嘛非要赖在江南赋词吟诗,起码也该为北方留点字墨,我们这里又不缺风景和酒。及至后来,读到明陈循为家乡龙首山赋诗《龙首寻 ...
童年在婺源的北部小村的乡下度过。生在那里,却心仪南国,小时候一直抱怨,那些文人墨客干嘛非要赖在江南赋词吟诗,起码也该为北方留点字墨,我们这里又不缺风景和酒。及至后来,读到明陈循为家乡龙首山赋诗《龙首寻秋》:“霜林变丹红,秋高天气迥。幽人植仗来,踏遍碧峰顶”心才平衡了一些,终于能在文人的字墨中寻见家乡的影子了。
    山色入诗,乡景亦可人。
    当梨花开时,白色的花瓣随风漫漶,整个村庄都被纷纷绕绕的杏花弥漫着。耐不住性子的是河畔的野草,在咋暖还寒的早春里,最先探出头来观看。没错,是春天。于是,一夜间,河畔便披满了绿色。还是农作物的种子矜持,非要等土地被耕作疏松后,才带着农人的万千叮咛投入土中,她们要等杏花、梨花开满村庄时,才羞涩露面。原来,禾苗出土需要一个仪式呀。
    这时,村中的孩子也在苦等一场春雨,倒不是因为春雨润物,盼秋天有个好收成。而是因为春雨下过后,村西的小河河水就会上涨,河下游的鱼儿就会溯河而上,孩子们又可到河边捉鱼了。
    须笼是在小河捉鱼时常用的一种网具,用细柳条编成。须笼口呈喇叭状,由大及小逐渐收拢,细口的倒须插入装鱼的笼中。捉鱼时,选河沟的窄处两边筑坝,坝的中间留一缺口,使水流变急。然后,将一只或几只须笼置于流水处,逆河而上的鱼儿就会纷纷钻入须笼,如入瓮中。起鱼时,从水中提起须笼,就会有鲫鱼、船丁、泥鳅等在笼中乱蹦。运气好时,还会截获鲶鱼、嘎牙。野生的鲶鱼墨绿色,头平扁,嘴宽大,有须两对,浑身粘滑,仿佛涂了油液。在这些土著鱼中,鲶鱼刺少,肉质嫩白,味道最美。用农家大锅将鲶鱼、茄子文火同炖,其味道鲜美,至今想起来仍是余香满口。不劳而渔的时刻,给人留下的印象更深。夏天里,大雨过后,河水猛涨。当河水似漫非漫桥面时,鱼儿逆水而上至桥头,有鲢鱼误桥为网,跃出水面,欲飞过桥,不想却落在桥面上,只有坐以待毙。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河水退后,有时会在岸边的浅水洼里捡到鱼。想必是这些鱼儿贪恋岸边的景色,才忘记了归家。春天,河边的浅水处水温回升快,偶有黑鱼会趟在岸边晒花,懒懒的,如小猪一般。倘若遇到这种情形,人们往往顾不上脱衣服,一个鱼跃扑去,将鱼拿下。尽管这样的机会很难碰到,却能使获鱼者高兴很长一段时间。
    西河沟上游的小水库,原用来灌溉稻田。水库里鱼多,河蚌也多。与伙伴们一起逃上两节课,就能踩回一桶河蚌来。一次,我们三个伙伴将一桶河蚌卖给一户养鸭人家,得钱两角,面对平生的第一笔收入,几个乡下孩子激动得脸泛红光。
    故乡入梦。每次返乡,都要到村西的小河看看。而令人伤感的是,小河已渐渐失去了往日的容颜。河上游小水库早已干枯,河两岸的绿草、柳林不在了,已被开垦成一片一片的耕地,如疤痕一样,贴在河边。小河失去了两岸草木的庇护,经雨水冲刷,泥土已淤满了河道。弟弟说:现在的小河,别说捉鱼,就是找块牲口吃草的地方都难。
   远去了,河岸长长的柳林;远去了,小河涓涓的溪流;远去了,我童年酣睡不醒的草地。
   心花重又怒放缘于一个电话。今年夏天,乡下的弟弟来电话说:他已将西河沟及小水库一同包下。河两岸栽了几千株速生杨,小水库也进行了简单的加固修理,并放了一些鲫鱼苗。弟弟一再叮嘱:明年回来时,带着你的鱼竿,就可在自家的鱼塘钓鱼了。
   这一刻,我的眼前已幻化出一幅美景,河岸树影婆娑,河里鱼翔浅底——是了,那才是我童年的小河。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江月 2004-3-14 19:18
仔细读了读、想了想,好象有些不对劲。
楼主叶冬元好象跟我有那么几年同学吧。
官坑的童年河的味道不是这样,抓鱼的方法也不象。
引用 hwsheng 2004-3-14 19:44
很好,我已把它贴往人文历史--乡子抒怀栏目
引用 何启腾 2004-3-15 18:19
我记得去官坑玩的时候在村口的地方就好几道像那样捕鱼的东东,现在肯定没有了吧,还有一种,直接把由河坝把鱼赶拢,然后掉到由几块竹片铺成的小床上,想想摸河蚌的事,我也去过几次,都是在水库田的泥里,很大
引用 叶冬元 2004-3-15 23:43
江月您好!你知道我?你又去过官坑?你又捉过鱼
引用 江月 2004-3-16 19:14
何止是去过官坑,我本来就是官坑人嘛,
抓鱼那基本是我以前大部分的暑假生活。
引用 江月 2004-3-16 21:04
哈哈,如果我真是象你说的那种文人就好了。
也可以自命不凡和清高一回,可惜啊,一直
对自己笔下的文字未曾满意过,也想过要写
些东西,尤其是人文方面的,却一直没有让
自己稍微满意的,所以99%都扔垃圾桶了,让
他们都见鬼去吧,还有1%就是扔在网上,混
点人气,使大伙还知道我能呼吸。
不过,说到底,自命不凡和清高是谁都可以做
到,也是谁都无法做到的。自命不凡无非是因为
自己有一技之长,在某方面比一般人强些,这
东西太容易了,你只要梢加努力就可以做到。
而清高无非是板着脸强装酷而已。
哎,实在是。。。。罪过罪过!!!
引用 何启腾 2004-3-16 21:36
呵呵,我也是因为自己文化太低了,所以在那些文人面前自卑,不过在网上无所谓啦,大家都一样,在哪灌水都还不如在家乡的网站里发贴自娱自乐,大家每天都来这里玩就热闹了,
引用 江月 2004-3-16 22:50
哈哈,不会来玩真的吧!~~~
去哪里都是灌水,不如来这里灌水,说的好。
这里人气能提升一点,也算是作为子民的一点心意。
引用 何启腾 2004-3-17 00:31
轻轻的,走了,没带走一片云彩,
引用 江月 2004-3-17 01:03
"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沉默是金,言语是银,而无声胜有声。"

对于这话不敢苟同,如果所有高人都向往静、沉默和无声的话,
这世界很难想象。换言之:那些中科院、人大常委都是些小人(nothing),
而那些真正的智者仁者(something)则是隐居于五龙山顶单身的汉子和婆娘。

引用 江月 2004-3-17 01:08

想“轻轻的,走了,没带走一片云彩”没那么容易了。
嘿嘿~~~~~
还是好好的做自我批评,写一份深刻的检讨算了。
引用 何启腾 2004-3-17 01:14
我没读过多少书呀,初中没毕业,写出来的检讨让人看了还是会生气,罢了,无所谓
引用 江月 2004-3-17 02:26
心诚就行~~~~~~~~~~~~~
引用 江月 2004-3-17 08:01
83年-90年  官坑小学
班主任:时珍老师(不知道记错了没有)、成树老师、时花老师、元法老师、永新老师、宏根老师
记忆中最深的老师:
王永新老师(我的数学老师、从那时候起使我对数学抱有极其浓厚的兴趣。
            还有件小事,不知道王老师还记得否,那时候我们喜欢从家里偷
            几根香烟抽,后来被您知道了,罚我们每人买一包香烟,准备某天
            放学后让我们在教室把一包香烟抽完再回家,后来不了了之。那
            时候抽的是壮丽、元宝等等。想想还真有些意思。从王老师离开
            官坑小学后一直都没怎么接触过,实在遗憾。那时候觉得您是最
            帅的老师了。去年过年初五回家刚好你从官坑走,遗憾,未能喝
            上几杯。)
汪九斤老师(带我参加乡、县、省数学竞赛,是个认真负责,而又敢同学生
            讨论问题的老师,实在难得,发现自己教学错误能够改正,而
            且能够给我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学生奖励的老师,毕业后去西垣
            看过两次,不知道您现在还好吗?)
90年-93年  段莘中学
班主任:樟林老师、建中老师、灶欣老师
印象最深的老师:占樟林老师(英语教师,也是偶班主任,可是后来段莘中学整治
                学风,开办差生学习训导班,一直不明白偶当年怎么被您选去学
                习了,以致当年非要把自己做过的错事,坏事全坦白汇报一通的
                那段日子真是痛苦不堪,只能把帮某某女生取了个绰号,某年某
                月在学生宿舍窗口撒了泡尿的事都掏了出来。)
                占养龙老师(数学老师兼化学老师,中学时候觉得最帅的老师,
                印象最深的是在你的小房间给我们数学竞赛辅导时候的事,那时
                候一起的有洪钊锋、占锦堂、王松涛...)
                俞耀宗老师(名字不知道记错没有、语文老师,写一手好字,我
                上语文课基本把您的黑板板书全练了好多遍,使我对写好字,练
                习好书法产生极大兴趣的老师,以致到高中、大学和现在我的字、
                书法都一直被同学,同事认可,谢谢您了)
还有好多老师,真该感谢你们的教育,在此向所有老师说声谢谢了,你们辛苦了!
引用 何启腾 2004-3-17 08:43
我不喜欢那些所谓文人的自命不凡和清高,还有一套雷打不动的表面文章,虽然大家都知道那是假的,哈哈,不是说江月兄你
引用 随心所欲 2004-3-17 16:20
呵呵,江月,不错啊,对老师还真的留有那么深刻的印象啊,难得!把握得还挺准确的,你印象中的几个老师和我了解到的情况真的很一致(不过官坑小学的时珍老师我不认识).我想说的是你以前是个好学生,现在已经是个好老师了!为你感到骄傲啊(你父亲、姐夫们也都为你们兄弟几个感到骄傲),好样的!对家乡人还这么谦虚,大可不必!
引用 hhha 2004-3-17 19:37
不错,不错
江月记性实在是好。
我本来想在留言版好好谢谢这些老师的。也开始写了,可惜,才写了开场白,就把当年恩师的名字都给忘了。只好放弃了。
希望这些老师工作顺利,儿女孝顺。


[right]「该帖子被 hhha 在 2004-3-17 11:41:12 编辑过」[/right]
引用 楚狂人 2004-3-17 19:55
江月,我怎么没印像,不过老师是个好职业,以前或是现在都是
引用 江月 2004-3-17 21:12
大家过奖了,我只是很普通的一个人,以前是学生,现在是老师。
但是教育过我的老师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以前并不知道段莘有了网站,直到洪站长的弟弟告诉我,我跟洪
站长的弟弟以前二中虽然不是同班同学,但也算是同级好友。
人不管怎么走,心总是会牵挂着我们的根。
家乡永远都是我们在外游子的根。
看来随心就是那个我爸爸常提起的方兄了。
谢过谢过,我老爸去中村还麻烦照顾照顾。



查看全部评论(22)


手机版|小黑屋|婺源段莘网 ( 赣ICP备13008081号 春天:13870328087 何必:18657122118

GMT+8, 2020-3-29 22:4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