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段莘网 段莘人自己的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婺源人找工作就来婺源人才网婺源段莘旅游欢迎入住五龙山庄待到山花烂熳时五龙山欢迎您

乡间风物之独轮车

2013-12-20 15:4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79| 评论: 7|原作者: 1052208655

摘要: 乡间风物之独轮车 头一回见到独轮车装货物还是那年在中村日杂货仓库的门口。冬日乡村的早晨气温是不高的,而中村的冬天似乎特别冷。坞头垣那边吹来的北风刮过院里高耸的水塔时,风会鸣叫着,呜呜呀呀的声音一阵又 ...
乡间风物之独轮车
    头一回见到独轮车装货物还是那年在中村日杂货仓库的门口。冬日乡村的早晨气温是不高的,而中村的冬天似乎特别冷。坞头垣那边吹来的北风刮过院里高耸的水塔时,风会鸣叫着,呜呜呀呀的声音一阵又一阵的在单位宽敞的院落里回响。几个来去的人也是缩了脖颈,披着厚厚的冬衣,提了火桶脚步匆匆的。从我居住的二楼阳台上望下去,进来的车道穿过大铁门,经过厨房和糕点厂,路面随着下坡又分为三条路道,往左走向日杂品盐库,往右一个缓缓的上坡就是油库,车库和农资仓库,中间一路直走向百货、副食品仓库,有一回牛坑山的大嘴桂宏送货来此地,站在门口双手叉腰煞有介事的眨着眼睛,拉大嗓门笑着和我们说:“哇啊,这地方的生势好呵,正正的一个笔架形啦!、、、、、、”在盐库门口,常常停靠着几台运货独轮车。
    裔村的福根、县生老早就拉着一车酒瓶、纸壳赶到中村了,十几里路走下来一身冒汗,拉车人单衣薄裤伸手张脚,毫无一丝惧冷的样子。福根的独轮车边称了四袋食盐,一袋有百把斤样子,旁边还有四五件百货,整车货重量在六百斤上下。县生的车上绑了一百多瓶啤酒,还有两三箱白酒和几台果子,货重不在五百斤之下罢。乡下的简易公路都是七十年代末冬闲时节各大队的村民突击建造而成,设计不合理,建设粗糙,只能算作毛坯路而已。晴天满路灰尘,雨日遍地泥浆,车行之上颠簸抖动,和以往比,只是聊胜于无罢。在这样的路上,推这样一车沉重的货物前行,没一定的毅力和相当的技巧是根本不行的。我曾经试着提起车的双把往前走了几步,车不重,只放几箱空酒瓶,可走出去几米就把握不住了,不是往左偏就是往右倒,硬是摸不着行车的诀窍呢。
    独轮车也不知什么时候在乡间出现应用的了,早前在交通闭塞的年月里,我们乡村是绝少见到这类车影迹的,只有在每年冬腊月里,一台一台的独轮车才出现在村头巷末,不过那时人们口口相唤的是“鸡公车”、“铁鸡公车”、“乐平车”。吱吱呀呀一路慢行的独轮车绑满了七杂八色货物,捎来的是远离乡土出外漂泊的游子寄给父母妻儿翘首以盼的家用物品,带上的是一缕温馨久远的问候和那不弃不离的牵挂。我曾在一封年代久远的家书里看到一份清简的货单:“助家爱卿如晤,冬月初九日托付乐平车寄上,洋油壹提,东洋花布贰匹,白糖拾斛,鲞片贰挂,龄儿,桂妹冬衣裤两身……”
    透过泛黄的纸页,依稀可见百十年前那浓烈的亲情还在时光里泛动,一晃一动的竟让我想到那载着无数希冀的独轮车如蜗牛一般在崇山峻岭之间负重爬动,那是一份生的力量使然,更是一份爱的执着啊。漫过岁月无数次的洗磨,独轮车沉沉碾过的车痕深深留在了青石古道的石块间。苍岭,罗岭那些陡峭的山岭石上,一道道当年“乐平车”往返磨出的车槽,经历了多少风吹雨打的冲洗,承受了几多冷月寒霜的浸压,那车痕迹依然残留在日渐荒芜的古道上,残留在一些人的清晰记忆里。
    独轮车在乡间广泛应用于田间山野的劳作还是近几十年间的事儿,后来的独轮车淘汰了沿用数百年的包着铁皮的木轮子,用上了橡胶轮胎,钢圈、轴承钢丝的使用,独轮车用起来比先前的更灵活便捷了。田间地头、山坡路角只要有点落脚之地独轮车都可以左冲右突的推得过去,拉柴带货,载谷运肥,在繁重的农事活动中,独轮车真具有举足轻重之用呢。
    看着简捷实用的独轮车,要用得得心应手却很不容易,没有一段时间的历练适应是根本驾驭不了它的。推独轮车的人都有一副强健身体,尤其是肩头力气和两手臂力都十分了得。一车货少者三、五百斤,重者七、八百斤乃至一千多斤的都有,要推着车货走,寻着平衡点,一路行去又快又稳。独轮车车把之间挂有一带,多的是用一段机用皮带,行车时把带放在人的双肩之上,平路行走推车人双臂使劲往前赶,一步一步的脚脚实地。遇到上脚路时,独轮车的前边还有一根绳索,太重的货就要一人在前边拉着走,像当年官坑的庆保推车时往往让小孩拉着走一程,能省着不少力呢。而走下脚路时也一样不易,除了双臂使力往后攥,往后拖,往下压,人要跟着车走,还要双手捏紧刹车把,一直行到平路上才松得下来。有一回我在江村坡底看见一位西垣的男人推得独轮车翻掉,车两边幸好拉的是肥料没有破碎,那可能是推车不熟练的新手,俗话说“易走上脚路,难行下水船。”推着千把斤的独轮车走路多不容易啰。
    再说推车人的走路相吧,也是有得一笑的。那时我在中村路边君泰的修理店里常常去坐坐。裔村、西安那边经常有人来修车、补胎什么的,听见裔村的至城那回修车时说:“推独轮车迈哩迈挪的走路,两脚间像挂着个大秤砣!”想想是有些像呢,推车前进时,车的重量落在双手、双肩之上,为了保持车辆平衡前行,人的双脚就必须不断调正落脚的角度,一扭一动,一步一跨,都要把劲使到点上。
    家住西垣那一带靠着五龙山的人家,上山砍树带柴都是推了独轮车去的。一截一截的虫树筒绑在车上摇摇摆摆的推下山来,那粗大的树筒七、八根的绑在车上显得老高,样子甚是壮观。瘦小单薄的“嘀嘟贵”也推四根大树筒,竟有六、七百斤之重,乡下人的勤劳坚韧你不佩服都不行呀。
    最近一回看到独轮车是辛卯年(2011年)秋天,我在李坑口碰见鱼潭村的一中年男子,推着独轮车往里面快速前行去,他说去言坑里边帮人家运树。腰扎柴刀,头顶草笠,步履匆匆,一脸的沧桑。前几天我又看到了这位鱼潭男人,却是驾着辆新置的三轮摩托车一晃而去,望着冬阳里远去的车影,我想那要用人力去驱使的独轮车终究是用的人越来越少了,慢慢的将会成为老古董,直至被人逐渐的遗忘掉也说不准呢。
    哎,那些年的独轮车。
明月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石枧汪桓桃 2013-12-21 22:13
引用 五龙山峰 2013-12-23 14:07
石枧汪桓桃 发表于 2013-12-21 22:13

又读明月好作品,收藏了。
引用 石枧汪桓桃 2013-12-23 14:24
引用 蓝韵米米 2013-12-23 16:26
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个物件,逐渐的在生活中淡远而去,可那分质朴而真挚的乡情,却存于心间寸步不让。好文章,朴素却深情。
引用 次子归宗 2013-12-25 19:52
明月的文章总能从小视角看出大世界
引用 段语莘莘 2013-12-30 19:15
那独轮车载着那样的人、那般的情,走出了形形色色的人生,推开了异彩纷呈的时代, 段莘多有故事。
引用 何站长 2014-1-1 16:15
在西湖边  晒着太阳  感谢楼主这么好看的文章

查看全部评论(7)


手机版|小黑屋|婺源段莘网 ( 赣ICP备13008081号 春天:13870328087 何必:18657122118

GMT+8, 2020-3-29 22:44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