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段莘网 段莘人自己的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婺源人找工作就来婺源人才网婺源段莘旅游欢迎入住五龙山庄待到山花烂熳时五龙山欢迎您

梨花落后清明

2014-3-27 16: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26| 评论: 9|原作者: 1052208655

摘要: 梨花落后清明 春分佳日的暖暖春阳,融融软风只温存了两三日,二十三号的风沙迷蒙了整天,接着又是狂风冷雨的一日,傍晚时分稀落的雨声里接到母亲家中打来的电话,日里的风雨打落了园里的满树梨花,扫起满满三簸箕。 ...
梨花落后清明
春分佳日的暖暖春阳,融融软风只温存了两三日,二十三号的风沙迷蒙了整天,接着又是狂风冷雨的一日,傍晚时分稀落的雨声里接到母亲家中打来的电话,日里的风雨打落了园里的满树梨花,扫起满满三簸箕。听之不禁心里一紧,时序如流,沾着伤感牵着忧郁的清明便在这风一阵雨一程的匆促中走来了。
伴着清明而来的风雨是吓人的,有时可真是乌天黑地,地动山摇,骤雨狂风,河溪陡涨,在江南,在婺源的乡间,这吓煞人的天气却有个诗意而动感的称谓:叶金龙挂钱。传说古时候的叶金龙是个笃性至孝的男子,自幼与老母相依为命,长大**的叶金龙外出拜师学艺,得道成仙后,因牵挂孤苦无助的老母,每年清明前都要乘着风雨来探望老人家,后来老母仙逝了,叶仙人依旧年年来挂钱。幼时听这个故事感动至深,一番至性的仁孝竟这般轰天动地,绵长的回想在流水的岁月里越牵越长。
高山平湖云蒸霞蔚的山峦之侧,是我魂牵梦萦的故乡。那条沾满了岁月风尘的青石古驿道斜斜的挂在山际,静静的面向蜿蜒而来的五龙山脉,默默的注视着山脚处昔日腾腾千烟之村化成了汪汪的一湖碧水。这条叫做晓源岭的古道,又是一条从时光深处伸展而来的绳索,隔着岁月,越过时空,牵扯着一代又一代徽人的乡愁归梦。
那年仲春的一个午后,我从中村朋友家吃了酒回庆源,搭车到苦珠山岭底,在一路山花香溢苍绿如云的古驿道中穿行,到家时正是斜阳过溪炊烟初起的日暮时分
。西边乔园山下的如云梨花隐在阴暗的山影里,似一片花艳的屏风摆放在西山脚下。而马路边的梨花却正映在昏黄温柔的春阳里,从花底走过,只觉得清香直沁人的心里,散淡的花香,西斜的日影,三五个闲适的村人,在我经营的临溪杂货店门前,时常都有这样一付画面,闲散自在的谈笑里,是些生活随意的谈论和乡村久远往事的复述,欢笑声,嘘叹声,谈论声,和门前欢畅淌过的流水声一起融合在空气里,即使在时隔多年的今天回想起来还是那么温馨自在令人神往。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农村通讯现代化还刚刚起步,偌大的村子里只有三、五部固定电话机,当时自己店里好不容易申请装了部电话,时常就有乡人在外的电话打来,柜台边有时总候着几位接电话的老人村妇。每逢时节,外边来的电话就更多,而有的村妇们接电话的时间也更长,叮咛复嘱咐,泪眼婆娑之间,细语倾诉之际,是不绝如缕的思念,是牵扯不断的亲情。
梨花掩映的幽静院落里,一位耄耋老人日里经常迈着缓慢的步子来到店里小坐一会,谈着自己的故事,还有对彼岸骨肉的牵挂。老人的丈夫在解放之际去了台湾,从此天涯守望,含辛茹苦把几个子女抚养长大,四五十年过去了,青春不再的老人在享受着平静的老年生活,那年时近清明,老人丈夫在台湾的儿子回来探亲,代其母亲和亡父给老人带来了亲情的慰藉。
那日午后的斜阳洒在店中的杂木柜台上,明晃晃的如一片花影映亮了窗前,那位依着光鲜的年轻人恭敬的为店堂里的几位老人点了一支烟,然后拿起了柜台上的电话听筒,按下了300----一大串数字,挂通了台湾彰化家中的长途,“......老家天气刚转晴朗,梨花一大片的美丽如云,这里的景色太好看了,大嫫妈身体很好......”十余分钟的通话里,老人静静的站在旁边注视着这陌生而又亲情依依的小儿子,双眼噙满了一层激动的泪水,在这短暂的通话里,老人的思绪或许飞越了几十年,泪光里是否记起了青春年少的丈夫,在烽烟滚滚的年代里,随着青年军只扎一根皮带如浪花般的飘去了台湾,话语中可否勾起了夫妻情深的怀想?
80年代后期两岸关系刚刚解冻,老人携女儿飞香港转上海盘桓数日终到梦里故园,匆促短暂的探亲一面就成了老人永远的回想,斯人已逝,余下的岁月里,老人对彼岸亲人的念想亦如院外的梨花纷纷扰扰,略透忧郁。
癸未年的梨花开得特别旺盛,忧愁也沉沉的压在我心间。往年一近清明,父亲就把几处祖坟的杂草清理干净,添来白纸,一脉一脉的打刻纸钱,木槌敲打纸钱铲的声响一下一下的,沉沉的透着一份伤感的回响。那年父亲已身患重病,抖瑟的双手拿着纸钱老半天扯不开一脉,他重重的叹息一声,抬头望着天井外的满树梨花,忧郁的眼神让我倍感生命的沉重。天井外梨花白淡的光影映进堂前来,数只忙碌的蜜蜂在屋檐间飞进飞出,儿时贪玩耍皮的快乐恍如昨日之事,而父亲却在这万物复苏的春天里饱受病痛的折磨,生命的脆弱,世事的无常,一如那堆云似雪的梨花易开易落。
湿润的惆怅随了雨滴,随了梨花在洒落,父亲病痛的呻吟声越来越弱,最后在这风雨声中听不见了。我撕着一脉脉纸钱,也在撕着一层层想念,乡人把撕开的一条纸钱叫着一脉,一脉脉的纸钱,亦是一脉脉的亲情,代代如斯,无穷无尽!是对祖先的追思,是对生命的敬畏,更是对一代代亲情的延续和传承。
梨花落尽的寒食春风里,依然花香隐隐蜂蝶乱舞,络绎不绝的游人在山村的田间地头赏花拍照,亲近春天的喜悦冲淡了几分清明伤感的滞重。今年清明又值花事正繁,由于工作的原因不能回乡过节,芳草凄迷,纸钱翻飞,我只有在心底多撕几脉纸钱,在漫山烟雨钱花白的清明时节里,向自己的祖辈、父亲叩以深深的祭拜,寄去绵绵的思念。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春天 2014-3-27 15:49
又读明月大作,真是勤奋的人哪。收藏了。谢谢。
引用 何站长 2014-3-27 16:01
正逢清明时节,又遇“原乡”
引用 伍凌风 2014-3-28 16:56

    明月的文字一如往常的亲切,让人感叹。
  这这种历练不仅仅是时光的积累,还要有人生的感悟,让我难望其背。
  赞一个!!!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我把文章重新编辑了一下,希望楼主不要见怪。
引用 婺源的命 2014-3-28 17:22
青石古驿道斜斜的挂在山际。挂,用得妙
引用 zhantian 2014-3-28 19:37
引用 婺源的命 2014-3-29 17:47
春天 发表于 2014-3-27 15:49
又读明月大作,真是勤奋的人哪。收藏了。谢谢。

周祥老弟:明月就是明月江南
引用 春天 2014-3-30 08:47
婺源的命 发表于 2014-3-29 17:47
周祥老弟:明月就是明月江南

回老哥,是的,他是段中学生又是段莘庆源人。
引用 婺源的命 2014-4-2 12:36
春天 发表于 2014-3-30 08:47
回老哥,是的,他是段中学生又是段莘庆源人。

是段莘庆源人,不会吧?
引用 春天 2014-4-2 13:14
婺源的命 发表于 2014-4-2 12:36
是段莘庆源人,不会吧?

回老哥,我从不骗您的。

查看全部评论(9)


手机版|小黑屋|婺源段莘网 ( 赣ICP备13008081号 春天:13870328087 何必:18657122118

GMT+8, 2020-3-31 14:54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